首页 > 古代 > 

嫡女重生:裕王的黑心莲王妃

嫡女重生:裕王的黑心莲王妃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西洲小妖
  • 来源:阳光
  • 更新时间:2021-11-25 19:46
嫡女重生:裕王的黑心莲王妃小说

简介:《嫡女重生:裕王的黑心莲王妃》小说讲述的是冯兮和和顾时引的故事。由金牌作家“西洲小妖”所著的小说《嫡女重生:裕王的黑心莲王妃》:话毕,冯兮和猝然转过身,欲要离开,那样的老公,她不稀罕。大伙又接二连三地传出惊叹声,这千金大小姐的操作有点惊为天人了。“兮和,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担心的忽然消退会坏掉婚姻大事,就为了更好地王府的面部,轻率替你嫁人。”少顷,云长依猛地拽住冯兮和的手,身板恍若乏力地要倒地。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往昔之事历历在目,胸腔里沸腾着滚烫的怒火,激愤交加,“啪”的一下,她略一扬手,一记清脆的耳光就呼啸着拍在了云长依的粉颊上。

“兮和,你听我解释......”云长依不由得捂脸,双眸中早已盈满了泪花。想哭又强忍着不哭的模样无疑是为她博得了些许的同情,看在顾锦年眼里,又是好一番心疼。

冯兮和并不理睬,犀眸里封着千里寒冰,“解释?行了表姐,说的好听点,你是从姑苏来的表小姐。说难听点,你就一吃白饭的,吃人嘴软,哪有吃白饭的勾搭了主子的未婚夫,还能厚着脸皮求解释的?”

云长依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处,顾锦年见不得心上人受辱,面色一点点阴沉下来,

看着冯兮和那身沾满了泥泞,还开了些口子的嫁衣,他倏然冷笑道:“亏你还有脸质羞辱长依,一个闺阁小姐,这么狼狈地从回来,谁知道发生了些什么。要是有羞耻心的女子,早该自刎以全名节了。”

“三皇子想要我自刎以全名节?”冯兮和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畏怯,她的身姿傲然,宛若一株最为夺目的昙花,“可是,你既非我父,又非我夫,有什么资格逼我自刎?”

他怎么就不算她夫了?顾锦年的眸色晦暗不明,几乎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刺啦”一声,冯兮和当着他的面将红绸盖头撕成两半,一同被撕裂的还有过去对他的那份感情。

只听她的语声凛冽,“红绸已碎,情义已绝,顾锦年,我们的婚约就算取消了。从此以后,我嫁我的,你娶你的,我们互不相干。”

话毕,冯兮和遽然转身,欲要离去,这样的未婚夫,她不稀罕。

众人又接二连三地发出惊叹声,这大小姐的做法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兮和,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担心你的突然消失会坏了婚事,就为了相府的颜面,冒然替你出嫁。”少顷,云长依忽地拽住冯兮和的手,身子骨仿若无力地要倒下。

冯兮和心中冷嗤,云长依还是这么不要脸,能把恬不知耻说成顾全大局。

“表姐言重了。”冯兮和非常平和地说道:“妹妹我不是心胸狭窄的人,这么多年,我送你的东西不计其数,多一件少一件无所谓。表姐你想要取而代之,跟我说一声就好,我必当双手奉上。”

“这三皇子,就送你了。”她看了会顾锦年,便大度地把云长依推到了顾锦年身上。

冯兮和的身姿挺立,她踏过飘落在地的两半红绸,一步步地朝迎亲队伍的另一头走去,留给众人的是从容而坦然的背影。

“两不相干?呵,冯兮和你很好。以后你可不要后悔说了今天这些话!”后边,顾锦年已经怒不可遏地喊道。

冯兮和的脚步顿了一下,但是没有回头,“我说到做到,如若不真,天诛地灭!”

绯色的嫁衣虽然沾了泥泞,却衬得她整个人极为耀目。

“轰隆隆”的一声雷响过后,空中落下瓢泼大雨。冯兮和的心里感到隐隐的疼痛,她曾经愿意将最好的都跟云长依分享。可是,云长依却是用满腹的算计来回报她。

顾锦年的嘴角猛抽,眸光狠戾。该死的女人,还真以为她说的话能算数。他是当今的皇子,而她再尊贵,也不过是个国公府的小姐。

“把她给本宫带走!”他倏然下令,带领着一众侍卫,想要将人围住。

随后,顾锦年的唇角划过一抹冷笑后,便是有侍卫取来弓弩,毕恭毕敬地呈递过去。

“冯兮和,你若是还不识趣,就不妨比比是你的脚步块还是本宫的箭快。”顾锦年在弓弩上搭了三只白翎箭,拉弓对准了冯兮和,惊得石狮前的一众冯家人打了个趔趄。

他们成亲的这日,国公府外的大街上全程戒严,除了国公府的人和迎亲的人,怕是没有其他的眼睛能看到这边的情形。

而老国公缠绵病榻多时,国公府的女婿也就是冯兮和的父亲生性软弱,她的大哥冯君尧远走他乡......就算他真的痛下杀手,凭他和母妃的从中斡旋,也能摆平接下来的事。更何况,冯老夫人早就看不惯这个外孙女了,云长依才是深得她心的那个。

一切都十分完美,顾锦年的眸子里闪过狠厉之色,“从此以后,国公府不会再有大小姐。”

此刻,侍卫也已踏着窸窣的脚步,搭好弓箭,在冯兮和的身后围成了一个半圆,只待顾锦年一声令下。

发梢上不断滴落的水珠,擦过冯兮和脸上的红斑,拍打在湿透了的嫁衣上。回眸瞧见对方的阵仗,她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畏怯,取而代之的是明媚的笑容,夹杂着不屑、不甘与不惧。

“三皇子是想杀人灭口?好啊。”看似一催即倒的少女,在风雨中始终不屈,竟自飘摇,“这么热闹的一场戏,才这么点看客多不好。不过,我逃回来的时候倒是顺路绕过了大半个金陵,我还说了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