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奉旨成婚

奉旨成婚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时浅
  • 来源:七悦
  • 更新时间:2021-11-25 17:24
奉旨成婚小说

简介:《奉旨成婚》是时浅所著架空类小说,主角是谢语凝和风箫寒,是一本主角情绪饱满的小说。谢语凝摆摆手,无可奈何的笑了一声,扭头看向皇后:“臣妾失礼,敢问皇后皇后娘娘,每日问好,实际为何时间?”皇后淡淡的瞥了谢语凝一眼,没讲话,她背后的宫女瞧见便向前一步回答:“回凝妃皇后娘娘,辰时三刻,就是宣布问好的时间。”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之前小姐闹着不肯入宫,后来突然答应了,且昨晚还伺候了皇上,她本以为,谢语凝已经想通了,也放弃了苏公子,可如今却坚持着要服下那避子的药丸,是不是意味着,她还没彻底死心?

谢语凝哪看不出枳汐的担忧,不过她并没有告诉枳汐,服用避子药是真,却并不是为了苏怀谨。她选择风箫寒,只是因为风箫寒对她报仇有助益,却并无什么感情。诚然,就算没有感情,以风箫寒对她的好,也不妨碍她和他相敬如宾过一辈子,更不妨碍她为他生下孩子。

前世确实被发现了,也因此害了妙兰的性命,但这一世,早已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谢语凝,想要规避这样一桩事,并不困难。当今太后并非皇上生母,风箫寒生母已逝,登基后便按例将先帝的皇后封为了太后。

太后与风箫寒关系不睦,是以这三年,太后皆以喜静为由,轻易不让人去打扰,同时也免去了妃嫔的每日请安。但太后那儿免了,皇后那里却还是得去!拜见皇后无需太早,但谢语又是沐浴又是洗漱更衣,收拾好之后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连早膳都没来得及用,便上了步辇往皇后的凤仪宫去了。

幸得落云轩离凤仪宫不远,加快步子赶去,倒也没浪费多少时间,只是谢语凝到的时候,也已经有数位妃子在等着了。作为四妃之一,谢语凝的位置靠近皇后主位,一路进去,毫无疑问收获了诸多或审视或嫉妒的目光。

谢语凝视而不见,缓步走上前,向着皇后和秦贵妃各行了一礼:“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坐吧。”皇后神情淡漠,视线只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便漠然的移开了。谢语凝颔首言谢,礼数全了之后,便也无甚表情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谢语凝余光瞥了眼这两个丫头,慢悠悠的把视线移到了说话的苏贵人身上:“敢问姐姐,位列哪个妃位?”苏贵人怔了怔,慢慢涨红了脸:“我……我乃去年夏日进宫的苏贵人!”“哦……”谢语凝拉长了语调,“原来不是妃啊,那我竟不知,宫中何时改了规矩?”

谢语凝简直气笑了:“我咄咄逼人?那敢问这位苏……贵人,我何时端着架子了?你这般随口诋毁,不知何时竟成了所谓‘实话’,还不容许我反驳么?”苏贵人狠狠道:“入宫第一日请安凝妃娘娘便迟到,难道不是端着架子,仗着陛下宠爱无视皇后娘娘与贵妃娘娘,故意挑衅么?!”

谢语凝摇摇头,无奈的笑了一声,转头看向皇后:“臣妾无礼,敢问皇后娘娘,每日请安,具体为什么时辰?”皇后淡淡瞥了谢语凝一眼,没说话,她身后的宫女见状便上前一步答道:“回凝妃娘娘,辰时三刻,便是正式请安的时辰。”

“谢皇后。”谢语凝恭敬颔首,回头看向苏贵人,“若我没记错,如今,差不多正好是辰时三刻?”苏贵人直接憋住了。周围有和她不对付的妃嫔立马开口:“凝妃娘娘所言不错,如今,正好是辰时三刻呢。”

谢语凝向那位妃子笑笑,便继续开口:“我已在此处落座了好一会儿,便足以说明我是在辰时三刻之前到的,既如此,还请问苏贵人,我当真迟到了吗?”苏贵人愤愤瞪她一眼,说不出话了。

谢语凝冷冷一笑:“无视皇后娘娘的罪过,我可担不起,今后,还请苏妹妹言行有据,莫要再随口冤枉我了!”冷眼旁观了许久的皇后这才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声音淡漠:“苏贵人诬陷凝妃,依照宫规,罚闭门思过一月,扣月例一月,望诸位今后多多注意己身,莫要随口妄言,扰乱宫规。”

请安结束,谢语凝无意与其他嫔妃攀关系,出了凤仪宫后便直接上了步辇。今天这一出,也算是给了那些以为她软弱可欺的妃嫔一个震慑,今后要不要招惹她,她们势必得好好掂量掂量。但同样的,她如此招摇,恐怕已经引起了皇后秦贵妃以及另外几个位分较高的嫔妃的注意,以后打交道,她得更加小心了。

不过也无妨,得了风箫寒的宠爱,迟早有一日要被那些妃子记恨,早几天晚几天,似乎也没什么差别。谢语凝无视身后几个妃子晦暗的眼神,兀自挥了挥手,几个小太监便稳稳抬起了步辇,载着她往落云轩的方向而去。

“凝妃娘娘留步!”走了没几步,身后陡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步辇停住,谢语凝偏了偏头,正好看见被宫女扶着,疾步往她面前赶的李贵人。谢语凝挑了挑眉,也没让人放下步辇,就那么坐在上面看着,待李贵人走到当前,才低垂眼眸看向她:“李贵人有何贵干?”

谢语凝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知道,贵人如此蕙质兰心,本宫岂会不知。”蕙质兰心四个字,她故意咬重了音调,听上去不由引人遐想。李贵人就算再迟钝,此刻也听出了谢语凝的话中另有其意,却更加不明所以。

她和谢语凝之前并不认识,谢语凝昨日才入宫,就算知道了她是谁,也不该对她抱有敌意才对!还是说,谢语凝因着自己家世高便瞧不起小家小户的人,所以才这般傲慢,不把她放在眼里?

谢语凝静静看着下首只愣了片刻,便很快挂起一抹无辜的李贵人,心头冷笑。这个李贵人,她当然认识。上辈子,这人也是如今日这般,拦在了她步辇前,做出一副乖顺无害的样子向她示好,渐渐成了她在宫里为数不多交好的嫔妃。

尤其近一年,前朝稳定不少,风箫寒连皇后和贵妃宫中去的都不那么勤了,大多时候都是独自歇在清熙殿,通常过上好几日才会来一趟后宫,还颇像是走过场般的敷衍。而这位李贵人,便是当年选秀较早入宫的,因着家族地位不高,拢共没见过皇帝几面,实在无奈,只能暗中投靠了秦贵妃。

上辈子她主动对谢语凝示好,明里暗里对她照顾颇多,愣是用尽手段消除了谢语凝的警惕,一步步和谢语凝交好。可没想到,谢语凝对她不设防,她却是一直在暗中替秦贵妃做事,仅有的那次服避子药被她无意中发现后,她转头就跑去串通秦贵妃打了谢语凝个措手不及,最后害得妙兰殒命。

是以,拉拢兵部尚书,是风箫寒必走的一步。而他突然封谢语凝为妃,对她如此抬举,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为了逼谢家站队。不过……秦芷音还是觉得不仅仅只是这样,为了拉拢谢家,破例给谢语凝办册妃典礼已经足够了,若真对谢语凝无意,实在没必要勉强自己留宿。

另一边,谢语凝也已经回到了落云轩。身子实在乏累,她整个人都有些倦怠,索性倚在榻上,找了本书懒懒的翻着,精神缺缺。“娘娘,”妙兰在旁边站了会儿就开始耐不住性子,殷勤的跑去给她倒了杯茶,“喝点水吧。”

谢语凝瞥她一眼,接过她手中茶盏:“不用在这儿守着,你要闲不住,就出去瞧瞧咱们宫里有哪些宫女太监,把人都认熟了,再仔细记下他们各自负责的活计。平日里若是无事,也可多盯着些,若发觉谁不对劲,就过来告诉我,或是去找枳汐和芳玉商量……”

谢语凝闻言眉头轻挑:“既如此,你便出去寻吧,找到就直接把人带过来。”“是。”妙兰福了福身,立刻便出去了。与此同时,偏殿外,芳玉抱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看了一眼走在前面气焰嚣张的若伊。

按礼,确实是要拜见的,但她若是真想让芳玉见谢语凝,也就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把人领到这儿来了!想到这里,若伊顿时更来气了!明明她身份资历都高出这些贱婢一大截,偏偏谢语凝根本都没有拿正眼看过她!

那两个陪嫁的就算了,毕竟伺候了多年,亲厚些也是难免,可这个芳玉……明明只是个小厨房的低等嬷嬷,凭什么第一日就得了谢语凝青眼,还要调到近前?芳玉到的时候恰好谢语凝还没回来,若伊想着,谢语凝和这芳玉本无交情,抬举她应该也只是听谁说起随口提了一句,自己估计是没放在心上的。

所以她才想提前把芳玉打发的远远的,这样一来,只要谢语凝没想起来,或者她想起来了也没太大兴趣,芳玉也就不是什么威胁了。当然,若是迟迟不见芳玉前去拜谢,惹了谢语凝不快,那自是更好的。

可没想到,这芳玉瞧着安安分分,却也是个难对付的,竟像是打定了主意非要见谢语凝不可!这一下就惹怒了若伊,她立时横眉道:“你是听不懂话吗!都说了,你出身粗鄙,若是现在去主殿,万一冲撞了娘娘,惹了娘娘不快,谁也担待不起!”

谢语凝位列四妃,落云轩的面积比之贵妃的锦承宫也差不了多少,住起来可谓十足宽敞,因此,枳汐妙兰和若伊,都有一个独自的小房间。现下芳玉来了,谢语凝也就给了她单独的一间房,就挨在枳汐旁边。

芳玉被妙兰领着进门放了行李,就匆匆跟着她去到主殿,正式拜见了谢语凝。“奴婢芳玉,参见凝妃娘娘。”芳玉于正前跪下,行了个标准的大礼。“起来吧。”谢语凝打量着这个和记忆中相差无几的旧人,鼻尖微酸。她愣怔了一会儿,才想起让人起身,抬手示意妙兰把芳玉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