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世天骄陈枫

绝世天骄陈枫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都市
  • 作者:雁门关外
  • 来源:七悦
  • 更新时间:2021-11-21 11:49
绝世天骄陈枫小说

简介:《绝世天骄》陈枫徐盈盈小说由作者雁门关外打造的一本现代都市小说,绝世天骄完本免费阅读:罗校长阴险地笑了起来,说:“这药很好吃,现在不能给她吃,过一会儿让小周和赵小赵先把她拿到酒店,在她吃完药后,我倒要看她吃了药能变成什么样子。”这位徐盈盈真的很讨厌,仗着自己有几分好色,家里也有点钱,在学校连我的面子都不给,看看今天晚上我好好调教她。”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刘熙薇倒是一脸得意的说:“钱虽然找回来了,但这件事还不算完,走,跟我去办公室找张老师,我一定要让他狠狠的处罚你,给你长点记性,否则以后你肯定还会偷别人的东西。”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刘熙薇,咬牙切齿的说:“我最后再说一遍,那两百块是我的,我没拿你的钱,也不会跟你去办公室!你也别得意,这件事我早晚都会调查清楚。”

我说完后,也懒得再跟刘熙薇吵下去了,径直朝教室里走去,但刘熙薇却喋喋不休,在我身后说道:“你偷了钱还有理了是吧?人家都说养不教,父之过,你连父亲都没有,也难怪没教养,手脚不干净,你妈没教过你什么是羞耻之心吗?”

我最听不得别人拿我妈出来说事,我停下脚步,猛然转身,死死的盯着刘熙薇吼道:“你给我再说一遍!”

刘熙薇被我吼得愣了下,不过她出身富贵,娇生惯养,在学校里也有一大群男人对她献殷勤,脾气自然也很大。她挑了挑眉,并没有畏惧我的威胁,反而更加得意,声音也更大了说:“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手脚不干净偷东西,说不定就是你妈教你的。我还听说你妈没结婚就把你生了。你妈没脸没皮,不知羞耻,也难怪你手脚不干净!”

刘熙薇这几句恶毒的话彻底把我给激怒了,我可以忍受别人冤枉我,欺负我,侮辱我,但我却不能忍受她这样诋毁侮辱我妈!

我怒火中烧,一股火气直冲脑门,人在暴怒中是很容易丧失理智的,刘熙薇就把我彻底激怒了,我抬手一巴掌扇在了刘熙薇的脸上。

我这一巴掌含怒出手,打得不轻,刘熙薇被我打懵了,捂着俏脸,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说:“你竟敢打我?!从小到大,连我爸妈都舍不得打我一下,你竟敢打我!”

我打完之后觉得手心有点发麻,怒气倒也消了一些,那是我第一次动手打人,打的还是一个女生,但我不后悔,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我说:“打你怎么了?你可以骂我,侮辱我,但你别侮辱我妈!你没有资格这么说她!”

旁边的同学们也都没有谁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我竟然会动手打了刘熙薇一耳光,顿时议论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刘熙薇则是状若疯癫,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架势,被旁边的女生给拉住了。

刘熙薇的脸上出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她被我这一巴掌给打哭了,流着眼泪说:“陈枫,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我说了句随便你,转身就要回教室去,班长周波把我给拦住了说:“陈枫,你真是太过分了,偷了钱不说,还敢打人,我作为班干部,绝对不能不管,你马上跟我去办公室见老师。”

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在美女面前出风头,非常令人讨厌。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这件事怎么也都躲不开,索性我就跟他们直接去了办公室。

不过很不巧的是,我们班主任张贤进不在,徐盈盈是我们班的副班主任,这件事最终还是落到了她的头上,需要她来处理。

徐盈盈有些不悦的说:“我不是说了吗?这件事等你们的班主任处理。”

刘熙薇立马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徐盈盈,你可要为我做主啊,陈枫他偷了钱不说,竟然还动手打我,你看我的脸都肿了。”

徐盈盈看了一眼后,顿时勃然大怒的呵斥道:“你竟然还敢打人?以前我觉得你只是成绩不好,烂泥扶不上墙。现在倒好,不但偷钱,还敢动手打人,你以为没人管得了你吗?你现在马上给刘熙薇同学道歉,明天把你妈也叫到学校来,我倒要当面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教育你的,还是她就教了你这些东西吗?”

我依旧坚持说我没偷钱,徐盈盈严厉的问我:“那从你身上搜出的两百块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不想听你的这些狡辩,你打人又是怎么回事?”

我说钱是我的,打人是我不对,但却是刘熙薇先出言不逊,辱骂我妈,我气不过才动手的。

徐盈盈冷笑道:“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打人就是不对。况且你偷钱在先,人家说你两句怎么了?还说不得了?”

我抬起头看着盛气凌人的徐盈盈,心底生出了怒意,她这分明就是偏袒刘熙薇。我忍着怒意说:“好,我打了她,我可以道歉,她也可以打我一耳光,但是她也必须给我道歉。”

徐盈盈冷笑道:“给你道歉?你有什么资格让她给你道歉?”

我被徐盈盈咄咄逼人的气势逼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咬牙切齿的说:“她辱骂我妈,难道不应该道歉吗?”

刘熙薇这逼也是够贱的,竟然矢口否认,直接说她没有骂过。只是说了我两句,我就动手打了她,周波也立马说他可以作证,是我动手在先,,刘熙薇并没有辱骂过我妈。

我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冲上去弄死这对狗男女,我忍忍住了骂脏话的冲动,指着刘熙薇目呲欲裂的吼道:“刘熙薇,你有胆子骂别没胆子承认。”

刘熙薇根本不搭理我,而是对徐盈盈说:“老师,我真的没有骂过,是他无缘无故就动手打我。”

徐盈盈厉声的说:“陈枫,你真是无药可救,你这样的学生留在学校里就是蛀虫,出了社会也是败类。”

徐盈盈这句话把我打击得体无完肤,我说什么她一句都不相信,刘熙薇撒谎她却信以为真,我除了满腔的怒火和憋屈,竟然也没有办法再说什么了。事到如今,我说什么都是错,她根本不可能相信我。